自我介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文章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发表。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回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情连接。
 

 

 
 
访。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幻月 发表于 2014-6-11 16:49:00

    原谅楼主是个拖延症病入膏肓者,直到昨晚上才追上新剧进度直到今天才抽出点时间来记录一下。之前瞥了眼素黑的集体鸡血,还以为他们真找了个欧阳上智这样的靠山啊哈哈哈哈!不过也是,奢望现在的编剧能够写出欧阳上智这样的伪善者,我也真是奢望了。
   
    素还真与牧神的言语交锋,口白很多道友录过了,但敌不过黑子要把湾湾一武侠奇幻剧往国际政经这样的大题上套。给素还真戴霸权主义的帽子比美帝?黑子认真的?连中考都没考完吧,不然怎么连这样浅显的中文阅读理解都能曲解成这样?马戏团的猴子戴顶纸帽子骑个小单车绕圈也一样觉得很神气,看在别人眼里只不过逗比而已。

    说素还真怪牧神不放古曜,是把苦境的责任推给牧神,是指责牧神为祸害苦境百姓的罪魁。可是我们看看这段口白: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幻月 发表于 2014-5-26 17:02:00

第二日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按说以他现在的情况不应该放下警惕在陌生人环绕的环境中入睡,何况他并不需要太多睡眠,曾经他为了跟踪一个目标不眠不休三天三夜也不觉得疲倦。

  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的头枕在一个宽厚的肩膀上。他有些讶异自己竟然对此毫无知觉,但是无所谓了……凝视着朝阳下那头闪亮得可称为璀璨的金发,他觉得没来由的安心。

  “你在干什么?”

  注意到他醒来后,Steve迅速遮住手边的小册子,白皙得在阳光下几乎透明的耳垂有些泛红。他盯着那耳垂忍不住凑过去吹了口气,毫不意外的看见它现在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

  “让我看看。”他伸出机械左手强硬的拿过小册子,是之前火车站那人试图塞给他的旅游推荐册。在大峡谷封面的空白处,有一张铅笔简单勾勒的侧脸。他看着那张熟悉的脸,眼神里有很多他不熟悉的期待。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幻月 发表于 2014-5-17 20:39:00

第一日

  这是他第一次完成任务后没有回到撤离点,不过这记忆是否真实可信,他自己也无从而知。对达拉斯他倒是存有一些隐约的印象,这是他第二次来此执行任务。为了保障他高效且堪称完美的杀人技巧,他们在洗脑时会特意保留这部分内容,被破坏掉的仅有对这些内容的情绪反射而已。长期的冰封让他很难感知时间的流逝,但从达拉斯车站的电子显示屏便可知晓距离他上次来这里,应该已经过了不少年。

  排在后面的人群开始发出一些抱怨,他迷惑的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抱怨的人立即噤了声。这是三月,三月的德克萨斯已经温暖而干燥,唯一让他对气候有所认知的是握在那只人类的手里钞票有些汗湿。即便如此,他也不记得自己到底为什么站在这里,又想买一张去往哪里的车票。

  有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注意到他是金发,蓝色的眼睛,笑容真诚。

  “需要帮助吗?”那个男人柔声问。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幻月 发表于 2014-3-31 17:29:00
  既然金素素终于出现了,在懒惰了四年之后,让我重新认真的开始记录每周的心得体会。也要感谢一些持之以恒的脑补帝,感谢你让拖延症病入膏肓者终于肯认真一回,把自己的所思所得拿出来与人分享。真是功德无量啊!合掌!

  轰擎天下终于演到了最后两章,黑海森狱的全部面貌逐渐浮出水面,道门内斗也终于告一段落。执仇的得了恶果,耽情的也在继续那乡土苦情戏。论剑海一开,引入了下档的新线,本尊消失尘寰已久的霹雳第一男主角终于在千呼万唤中出现。于是黑黑们喊,你看素还真一出,素派就全出现了,这杀好不容易被削弱力量的玄嚣的功劳,眼看着又要被素派抢走啦!对于这样的言论,其实我觉得用论剑海副席的话即可一针见血地驳斥了:“先生说的胜败论也没错,每一个人对剑谱的认知皆不同。但今日你参加的是论剑海的评剑大会,所以还是依论剑海的标准为评分准则。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幻月 发表于 2014-3-25 17:22:00

   我觉得动机风云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记录的地方,不过本着职业素养(喂),还是随便吐槽几句好了……


   首先要强调的是我对天竞鏖锋五剑之局本身就没有期待,但是看正道努力了那么长时间、素先生牺牲自己来为至佛争取时间就在厉族将灭的那一刻止战之印盖了下来,还是有一口血梗在嗓子眼的感觉。哦这里既然说到素先生的牺牲,就借机感叹两句好了。剧里他暗自说“若鬼师所言伤绝命格乃定然之数,那么在至佛隐遁这段时间,吾不妨将天之厉的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让伤绝命格顺势而现,为至佛争取生机。”有些话本来是不用讲这么明的,但是素还真身上已经承担过太多争议。所以虽然我觉得无所谓,但很能理解经历过这一切的心情。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幻月 发表于 2014-2-14 16:29:00

  素先生单独成一章了,那就来记录一下其他必须记录的地方。


  回坑以来让我爆发出强烈热情的人有二,一位是无衣师尹,一位是靖沧浪。与师尹不同的是,对靖沧浪是非常非常纯粹的热爱,无需掺杂任何一丝复杂,因为他本人就是这样高洁无瑕之人。在天竞这场退场中,四厉合围这样的阵仗,本身就是对他最高之荣誉。与我其他本命完全不同的是,凌主应该算一位戏份算不上特别赞的角色。由于圣魔大战本身设置问题以及这段时期编剧组越发明显的个人倾向,圣魔大战被搅成了一本糊涂账。所以靖沧浪靖先生,在前期被不甚精彩的末世圣传线拖累,在这条线上反而是超短线角色御神风令人印象深刻;而成为六圣护以后,更是因剧情设定问题被那个尖酸刻薄的海蟾尊处处压制;最后因胤天皇朝与三教之争明显的砍线,他与无论偶头设定都极佳的忧患深,都沦为了莫名其妙的对攻战的棋子。
  在这样压缩的戏份下,靖沧浪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就只剩下武戏与偶尔让人眼前一亮的与朋友们的互动。却就在这样为数不多的互动中,在他被海蟾尊陷害的时候,我对他的热爱之情却如火山一般爆发出来。也许其中有因对他总被欺负的不爽反弹,但更重要的是他特别特别符合我心中对至洁的向往。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幻月 发表于 2013-12-24 22:33:00
     三年前看到素还真飘然而去这场戏,我觉得很安心可以心无牵挂的出坑了,如果非要有终点,那这样仙人出世一般的离去将是最适合他的终点。现在回来看,依然是百看不厌。“归去尘心三千法,照看人间平澜处。”多好~~推松岩上的智者素,即使隐于幕后,依然是那个师尹必须用心拉拢的素还真,依然是那个戢武百般不情愿依然要来打探态度的素还真,依然是那个为云鼓雷峰派阵布局彻底铲除破军府的素还真,依然是那个号天穷要向天下展现野心时必须要请到场的素还真,同时还是那个绝不肯放弃同伴的素还真。

    枭皇论战裏素还真的戏份印象最深刻的,还有他放千叶离开的那一场。大概我是那个唯一期待兄亲弟恭的人,即使明知这是不可能。良性竞争的设定已经有了谈无欲,那双莲就必然发展为货真价实的相杀。千叶用超级神奇的逻辑败光了破军府最后的家当这段有很多槽点,在素版就暂时不谈了。但是他和素还真最后一场戏我却很喜欢,因为他和屈杯所说的“多情”和“留情”,正是素还真身上最闪光的地方。寂寞侯也好,千叶也好,智者们都在说他给自己徒增变数,却不知道这正是素还真的淑世大智慧。这大智慧在后面他与师尹的交陪裏很快就能体现出来,这容后再说。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幻月 发表于 2013-12-5 17:05:00

对我来说问鼎天下远比圣魔战印难看得多,曾经对圣魔战印里汲汲营营的所谓圣魔对立不满,到了问鼎天下,这种在剧中刻意引导的舆论倾向更令人不舒服了。驺山棋一说“明峦士兵的命是命,魔军的命就不是命了?”反过来还不是一样,魔军的命是命,魔军的自我牺牲是牺牲是该当百夫,那么为守护中原自我牺牲的三百死士的命就不是命了?那么为明峦出谋划策为魋山一战早有自我牺牲觉悟的无衣师尹,他的命就不是命了?他就卑鄙无耻牺牲人命不配进共仰瞻风了?我并不否认师尹的手段之极端,杀人夺物还碎人全身骨头;我也不否认对于他来说,即使心怀愧疚,需要牺牲村民的时候也绝不会犹豫不决不会试图寻找两全之法;我更加不认为能不能进共仰瞻风就是世人对他的评判。但是相比连村庄无知孩童都颂咏的无头将军事迹,武君那样为杀邪天御武背负万计血仇的人也会被历史扭曲也无法获得无知路人的认同。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幻月 发表于 2013-12-2 12:34:00
这一晚上,应该是把一年份的眼泪都流光了。痛到极致的时候负气说不想再萌三次元了,不想再体会98年、03年还有北京时间13年12月1日这样的夜晚。那种突如其来的噩耗,简直如重拳直击一般让人大脑空白耳朵轰鸣瞠目结舌再说不出一句话来……不理解的人,诸如我的父母会说,三十好几的人了你不要那么幼稚好么。说不出口的,是从少女时代就种下的花痴;直至今日,直至我确实已经是三十好几将为人妇的女人了,依然埋在胸口的花痴。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幻月 发表于 2013-11-13 0:21:00
       圣魔战印看得我很开心,虽然魔书线看得我极其愤怒,虽然末世圣传看得我想快进,但是平心而论整一部戏还是看得我很开心的。要不还是先吐槽,再来说那些开心的地方。

       我一直在强调自己不喜欢魔书的设定,因为我无法理解编剧要用这样的戏份要来传达什么样的意图。但我在看到众相凡窟一段的时候,突然就觉得充满了期待,甚至兴高采烈的开始录口白。以前曾经说过,我并不怕那些奉为神明的人错杀错判,我只希望他们能为他们所作的一切付出应有的代价。不要回避,也不要托辞。所以我不喜欢创世者与云庐剑僧合体就恢复一页书的戏份,觉得简直是莫名其妙的轻松容易;所以我就对那个在众相凡窟中与巫阳神女谈众生与情的一页书充满了期待,期待编剧能如同口白中所谓的“一醉如梦,缘尽莫求。曾经存在所以执着,无法放下便成执念,众相可舍,但情无须放下,即是无常现真性。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69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